博雅旅游网 > 香港旅游网 > 香港

老街和戏院里的香港记忆

  渐行渐窄的变化之路,与内地越来越小的差异空间,如今的香港,对于旅游者来说正处于一个相当尴尬的境地。看景点?购物血拼?香港曾经具有的独特魅力都变得日益微薄。

    所以,我们要放低心情,学会透过外衣而走进香港的内心世界,曾经风情万种的香江往事将会为你展开另一段关于香港的美妙旅途。

  

    把香港放在“月度城市”如此靠前的位置是由于我的私心,因为,它是我最喜爱的一座城市。从美食到购物,到香港离岛到迪士尼乐园……数年间,我们对于香港的发现式报道几乎引领了关于香港旅行的所有细节。

    而如今,对它了解越多,就越发现对于它认识的浅薄。香港,除了它那五光十色的物质外衣,更还有远远未被我们看到的精神世界。于是,这一次的香港之行,没有任何传统意义上的游走,一条老街、一间戏院,打开了感受香港的一扇全新大门。

    新光戏院 老港人的精神世界

    从地铁柴湾线的北角站B口出来,满目照旧是灰白相间的水泥大楼,与香港最普通的街景无异;但是向街道的另一边望去,“新光戏院”的烫金招牌与古风古韵的粤剧广告就不起眼地掩映在其他各种产品广告的1大海里。

    这里就是被称为香港“粤剧殿堂”的新光戏院,历经30多年的风风雨雨。

    之所以很想去看一场地道的粤剧演出,是因为前不久“孤星”所列出的亚洲25大旅行体验,香港粤剧演出以高顺位入选;而且在去年国庆期间,粤港澳三地联合申报的粤剧,也被宣告正式列入《世界人类非物质文化遗产代表作名录》。而对于我自己,如同听歌时听粤语版的感觉总是胜过国语版一样,广东话的独立韵脚,似乎天生就是为了音乐与戏曲而生。

  名角的演出,总会吸引最忠实的老戏迷

    本来我想请香港的朋友为我介绍一些更传统的看戏去处,比如那种旧式的露天戏场,台下观众带着座椅排排而坐——那样才是老香港人最早、最喜爱的娱乐内容,也是他们最普通的生活方式。但是,朋友却说,这样的地方,在如今的香港已经很难找到了,或许在屯门、元朗那样的偏远地区,可能会有村子里的庆祝演出;而在市区,高楼大厦早就占领了普通社区里的文化空间,而能够坚持上演粤剧的新式剧场,也只有凤毛麟角的几家。即便是这一间名气最大的新光戏院,在前几年也曾经面临着业主续租的问题而险些关门停业——或许全世界所有的传统艺术都在面临着如此的问题,当现代化浪潮席卷而来,我们便迫不及待地开始清仓过去,即便是我们曾经最喜爱的东西。

    在新光戏院,粤剧演出的频率还算密集,几乎每天都会有剧目上演,因为,这里几乎已经是老粤剧人恪守的最后的阵地。最近在新光登台亮相的是东升粤剧团,显然,剧团的主角卫东升应该是本地的名角,在戏院不大的前厅里,摆满了各区戏迷会送来的花篮。而可以想象的是,那些戏迷或许都已经是年过半百的老人们,但是如同年轻的追星族一样,他们也有着同样的热情。

    关于粤剧的旅行碎片

    更多剧场——在香港,常常上演粤剧的场所还有沙田大会堂、葵青剧院、高山剧场、上环文娱中心等。不过,因为这些剧场都会进行其他各种演出,所以,粤剧演出频率并不高。

    看粤剧价格——在香港观赏一场粤剧演出的价格大概从20元到300元不等,当然伶人的腕儿越大,价格也越贵。其实,这个价格和在香港看流行音乐的演唱会价格,相差无几。

    粤剧博物馆——香港文化博物馆特别建立了一个粤剧文物馆,藏有粤剧相关文物2万多件。博物馆长期开放,门票10元,周三免费入场。

  永利街故事的流传,吸引了众多游人

    永利街 往事并不如烟

    从上环的水泥森林里移步南行,经过荷里活路、城皇街、楼梯街,沿着太平山的山势曲折而上,不多远,“永利街”,一个在香港再普通不过的铁皮街牌出现在眼前。

    曾经的这里,只是香港再普通不过的一条小巷,但是,就在最近几天,它却成了香港最热门的一个词汇,因为一部刚刚获得柏林影展大奖的电影《岁月神偷》,唤起了众多香港人对于上世纪五六十年代的集体回忆,而这条曾经被决定拆掉重建的老街也在市民的呼声中得以被重新规划成“保育区”,可以原汁原味保存下来。

    《岁月神偷》讲述一个普通香港人靠做鞋养活一家的小人物故事,背景是上世纪60年代,取景在永利街,因为这里已经是香港为数不多的完整保留了香港 上世纪60年代建筑风格的老街道,街道上布满着一幢幢保留着老香港回忆的唐楼。

    电影里的故事代表了上一代香港人的拼搏精神,而现实里的永利街,比电影里的更坚韧,人与人之间有着浓浓的人情味,如今,面对着这一次改建危机,许多人宁愿舍弃高额的赔偿,也想要守护自己熟悉的环境。比如,永利街1号与2号的老业主巢重德就重义轻利,不愿收取重建赔偿,自行斥资修复唐楼,还低价出租房间给生活窘迫的老街坊。这样的情节,在如今的香港已经并不多见,这里总相信:“咩都有个价”(什么都有价格),但对于巢先生这位饱经风霜的老人来说,钱已经不重要,更重要的是感情与信念。

    如同最近在香港很火的一本散文集《香港新想像》里面作者罗维明所说:“香港历来的精彩处,都生于繁华的边缘,都是由人带动。”于是,这种情怀又开始带动了更多的香港人,开始投身于保护香港文化、香港历史的行动中来。

    上环老街 收集香港回忆

    《岁月神偷》的寓意,或许是这样的:只有时间,才是最大的小偷,它会带走一切痕迹与回忆。对于香港的历史与文化来说,也是如此,当那些承载了无数回忆的旧街老屋愈加破败,如何保护它们便成了头等大事。

    士丹顿街——永利街的邻居,这次本来和永利街一同被列入重建计划。永利街的命运得以转机,但是士丹顿街却依旧前途未卜。其实在港岛上环乃至西环地区,许多街道都是老街,这里是老香港人的一个重要生活区,有许多老教堂、老寺庙坐落于此,比如著名的文武庙,就在永利街下方百米处。

    歌赋街——同是上环的一条百年老街,东接鸭巴甸街,西接城皇街。 自从邻近的中环兰桂坊及中环苏豪区食店租金成天价之后,此处西式餐厅开始出现,成为上环一个美食区,引得不少名人光顾。

    石板街——昔日被称为“总督第一街”。这是一条漫长的石板路,以不小的坡度爬上山,它紧邻着兰桂坊。

上一篇:在香港过双节 传统又浪漫
下一篇:[多图]亲爱的 我们去香港惊艳旅行吧
元芳正在关注以下资讯: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