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雅旅游网 > 香港旅游网 > 香港

香港印度老外多  

香港人口虽然超过九成是华人,但也是个华洋杂居的地方。由于华人占绝对的主导性,因此,少数民族的新闻很少成为话题,近期一则少数民族的花边新闻,也因此特别引起港人津津乐道:

    来自加拿大的“鬼佬”(港人对洋人的称谓)——香港海洋公园主席盛智文,入籍成为持特区护照的中国籍香港人,并已取得回乡证(回的乡不是加拿大,而是中国大陆)。

  

    不论盛智文入籍是否为一个政治行动,为加入香港行政会议而铺路(香港行政会议成员必须是中国籍香港人),每当谈起这则趣闻,大部分港人表示,乐见香港增加一名中国籍公民。

    这名“新香港人”一向最多“鬼主意”,他善于搞宣传,创造机会,充满活力。无论是私有的兰桂坊业务,还是公营的海洋公园,他都办得有声有色,成绩有目共睹。若香港能有多些这类外援,又何愁在金融海啸下找不到机遇?

  印度人是香港最大的少数族群

    香港的外籍人士之中,来自加拿大的不算多,其中有不少是港人移民加拿大后又回流香港。香港最大的少数族群实际上是印度人,有近4万人之多。

    但在香港的印度人族群中,很少传出“归化为中国籍香港人”的消息。当然,由于不少印度人在香港落地生根已三代或四代,在香港出生的印度人,早已自动成为拥有特区护照的香港人了。

    与新加坡相比,香港的印度裔新移民少得多,当中大部分人到香港定居的原因是家庭团聚。因此,在香港的印度人族群人数,增幅相对保持稳定。

    新来港的印度人不多,据悉是政治因素。有印度人担心香港已是中国的一部分,不想成为共产政权下的公民;另外,也与语言有关系,香港社会以广东话为主导语言,不利于印度人融入社会。

    一名来港多年的香港印度人说:“我们虽然生活在香港,但无论是有钱的还是没钱的,都不敢将主要资产放在香港;若有能力,宁愿到世界各地置业。”

    不过,随着近年越来越多印度公司在香港设立区域总部,也开始有不少年青的印度人到香港打工。

    印度驻港总领事阮天宠说,新到香港的印度人之中,不乏专业人士,大都在金融和资讯科技行业工作;也有人看好中国的商机、发挥香港的平台作用,从事中印贸易往来。

  香港可成为中国和印度的桥梁

    “巨龙”中国和“巨象”印度,近年经常有人将两个大国相提并论。它们被视为影响未来世界经济格局的两大新兴国家,而香港处于两个巨人中间,本来应是商机无限的。

    况且,香港有近4万名印度人,有条件发展成为一种优势,在“巨龙”和“巨象”之间,连成一道重要桥梁。不过,以目前情况来看,香港印度人还远远未能起到这种桥梁的作用。

    阮天宠坦言,要彻底了解印度人需要长一点的时间,因此要在印度做生意并不容易。印度社会有一些规则戒律不容易理解,也不容易克服;这与中国很相似。但是印度也有一些优势,如法制、民主的社会,总体上印度是在稳定地前进。

    他说,印度可为香港提供无限机会,而香港也拥有发达的物流业和服务业,印度可以从中借鉴很多经验。

    刚获香港浸会大学颁授名誉博士学位的夏利莱集团主席夏利莱(H N Harilela)指出,“作为进入中国大陆的桥梁,香港为积极进取的印度公司提供理想平台,扩大印中两国贸易往来。”

    而香港印度商会前主席司徒伟(Raj Sital)则说:“作为一个在香港定居的印度人,我认为这座国际都会具备商业成功的所有元素——理想的金融及贸易中心,兢兢业业的各行业人士,旅游者的天堂……这些不仅吸引着来自次大陆的人们,更为全球瞩目。”

    印度去年已成为香港第11大贸易伙伴(2006年是第13位),贸易总额近106亿美元(约162亿3000万新元),增幅38%。此外,香港出口至印度总额的增幅,高达51.2%,其中大部分是转口贸易,可见香港在中国和印度的贸易正扮演一定的角色。

    不过,印度每年到香港的人次超过27万,而在2006年,仅有2万7000名港人前往印度进行贸易或旅行。数据显示两地急速发展的贸易关系,看来不成比例,也反映香港印度人仍未充分做到“巨龙”和“巨象”之间的桥梁。

  兜售冒牌货或当大厦保安

    在九龙弥敦道上的重庆大厦,是印度人聚居和做生意的地方,沿弥敦道及对面的北京道走走,可以看到三三两两的印度人(或巴基斯坦人)闲散地站在路旁,或交头接耳,或与路人搭讪,或往游客手里塞纸张。

    他们大多是头发微卷,面色黝黑,穿件廉价T恤,身上散发出南亚人特有的气味;他们有时咄咄逼人的语气或手势,惹得游客频频露出不满的神情。

    不过,若是识途老马,会知道这些香港印度人,正在向游客兜售冒牌商品,据悉利润相当不错,而且早在香港回归前就从事这个行业。

    他们笑说,若不干这一行,就只好去给大厦当保安了。当然,由于香港的福利制度不错,就算真的找不到工作,也不至于穷途末路。

    大多数的香港印度人,其实每天都是在为生活打拼,根本无暇去研究是否可做“巨龙”和“巨象”的桥梁,更不会去八卦注意有没有新到香港的印度人,或归化做中国籍香港人。

  香港首名印度裔艺人 乔宝宝土生土长

    (戴庆成报道)香港回归中国十年,多了不少印度裔人,但这些少数族群却很少融入本地社会。成功进军电视圈的乔宝宝可以说是一个异类。

    这名被称为“叮王”的艺人,在香港惩教署工作多年,于2005年参加无线电视的表演节目《残酷一叮》时,因主唱《爱情陷阱》一曲成名。后来他索性辞去惩教署一职,全身投入娱乐圈,在短短三年间已参与过多部电视剧演出,是香港首名印度裔全职艺人。

    与乔宝宝谈起印度裔人在香港的生活情况时,他多次慨叹说:“不是香港人不想我们融入,是我们自己不想融入香港社会!”

    几十年来,南亚裔人仍然习惯活在自己的传统文化当中,即使是在香港居住多年的印度家庭,也终日呆在家里,不收看当地电视台节目;看的是印度电影,吃的是注重蒜香、咖喱的印度食物。

    因此,当2005年乔宝宝做出被视为有损印度锡克教教义的决定——参与电视节目《残酷一叮》的演出时,随即引来香港印度人的批评。老一辈的印度人纷纷批评他在华人节目中“小丑耍杂技”,责骂他的剃毛之作有损教义。

    乔宝宝说:“当时我要找人伴舞,全港最好的印度裔舞蹈员都拒绝,说不符合印度文化,结果只好找亲戚朋友帮忙。”

    岂料乔宝宝戴假发、剃胸毛、打油诗……一连串出位的表演,不但让他两次蝉联节目冠军,至总决赛“叮王争霸战”时,更仅以几秒之差屈居亚军,创下奇迹,令向他泼冷水的印度裔朋友大感意外,也开始改变香港华人歧视印度裔的观念。

  主动融入华人社会

    与近年才移民来香港的印度裔不同,乔宝宝是香港土生土长的印度裔,三代都在香港定居。他的祖父是船员,离开印度后先到上海居住,再辗转到香港定居,但因不懂广东话而一直未能融入香港社会。到了父亲一代,仍然十分印度化,只穿传统印度服饰,讲英语及印度语,生活圈子几乎只有办公地点、庙宇和住所一带。

    从小就看到家人和族群的生活作息,乔宝宝成长后一直希望能够打破居港印度人的宿命,完全融入香港社会。乔宝宝说:“上一代的印度人很保守,他们担心被香港人欺骗,只相信自己人。”两代长辈都未能融入香港社会,令他深深明白做人要主动,一定要主动接触港人,他们才会接受你。

    因此,当乔宝宝在小学四年级有机会跳出印度人圈子,升读香港学生就读的小学时,便很主动融入华人社会。“当时全校只有我一个印度人,我与同学相处得很好,他们也很友善。当时我的头顶有发髻,同学们都觉得奇怪,笑我像武林高手。”

    长大后,乔宝宝更积极参与华人社群的活动。他说,从未受过港人歧视,在惩教署工作的15年,更让他深深体会到,“就算是华人囚犯,他们也不会歧视印度人;他们从来没有对我讲过不礼貌的话。”

  走红不忘本

    《残酷一叮》让乔宝宝由一个默默无闻的印度裔惩教员,变为港人熟悉的当红艺人。近年来,乔宝宝开始进军中国大陆,到广东一带登台演出至今已逾百场。

    广东话流利的乔宝宝忆述,每次他出场,大陆民众都很热情,大声呼叫他的名字,这也增加了他的信心。他正学习普通话,希望进一步利用自己的知名度、语言天分,打入大陆市场,促进印中两国交流。“过去百年,中国都没有出现过著名的南亚影星,我要打破这宿命!”

    不过, 别以为乔宝宝热爱香港生活,就忘了家乡的一切。他每星期仍会到锡克教庙参加聚会。乔宝宝说:“我一定不会忘本,无论如何我都是印度人,我所做的只是为了下一代,我希望通过自己的成绩告诉在香港的印度裔:只要我们努力,一定有机会。”

  


下一篇:香港花园西贡露营
元芳正在关注以下资讯:

.